糖葫芦

发小

对于她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会联络
和她叙旧  问她近况
曾经一晃而过
在那个天真幼稚的年纪
我与她拜过把子
每天互相串门
白天夜晚不休的疯闹
一起看电视光影的闪烁
路过她门前成趟的指甲花
牵她的手  去她的家
她并不美好  一直如此
可怜又惹人生厌
她会温柔的唤我的乳名
亲切而自然 不掺假意
她喜欢欺骗我
用认真的语气讲假话
她说什么我都信
她很爱慕虚荣有些狡猾
属蛇亦像蛇
回忆的一席之地是她的独家
后来  这些都过去
人来人往的潮流淹没了她
今晚忆起 岁月涌现
我学会了分辨是非
比如 显然她很差劲
但我没出息的想念起她

小狐狸与小蜜蜂

     林中有个小狐狸,孤孤零零的生活着。直到有只迷路的小蜜蜂来问路。
     后来小蜜蜂知道了路却不愿意归途。
     林中总是有野兽欺负小狐狸,肆无忌惮的。小狐狸的毛皮上有些未愈的伤疤,小蜜蜂心疼地问它“疼不疼”小狐狸总是云淡风轻的略过。
       小蜜蜂决定留在它身旁,保护它。
       小蜜蜂会采蜜给小狐狸喝,花朵糖浆向口中涌动,小狐狸的心不知不觉柔软的像一片湖。依然有野兽刁虫来欺负小狐狸,小蜜蜂势单力薄,没有任何的办法去保护小狐狸。它的心脏很小很小,只能装下一只小狐狸。
       小蜜蜂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难过,无能为力的难过。
        “走。我们一起去晒太阳吧”小狐狸又有了新伤,在柔软光亮的皮毛上显得狰狞。 
       小狐狸对小蜜蜂说过这首诗“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于是它们一个在地上 一个盘旋空中,一起去山顶看日出。
        它们相遇就此拥有最爱归家。小小的洞穴,有小狐狸也有它。
        晚上小蜜蜂停歇在小狐狸的肚皮上睡觉。小蜜蜂失眠时喜欢看小狐狸明澈的眼,它沉溺其中,里面的光彩胜过它见过的万千星辰。
        有天小狐狸忽然对小蜜蜂说“呐,你知道吗?那句诗还有下句。”那时它们正在街上准备去买小蜜蜂最爱吃的桂花糕。
       狐狸笑了。看着小蜜蜂说“和你的心上蜂 ,一起逛逛街道。”
      小蜜蜂说 “那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心。”  小狐狸举起它毛茸茸的爪掌轻轻的摸了摸小蜜蜂。
        “不许反悔,一辈子就这么定了。”小狐狸说道。小蜜蜂觉得那天的桂花糕比以往的都要松软香甜。

——————————————————
原诗是“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和你的心上人
              一起走在街上”
海子作的诗。我很喜欢。

今夜


风微弱的呼吸着
黑夜温柔的掩映着白昼
掩盖住岁月的轻声细语
连同那上扬明亮的尾音
苍穹渗出来的只有月光
泻了一地的残玉碎银
眼泪蒸发 今夜没有花
夜晚捎回了寂寥的种子
缓慢的发育生长成痛苦的样子
我辗转于黯淡的时光身心交瘁
瘫软成湖泊的模糊水流
淌经岩石 载着木叶与忧愁
就这样流 没有盼头 不知尽头

凋零


他试图捕获短暂的欢愉
网住烟霞与无名的梦境
他拾起尖刀扼杀回忆
坠落的星光像你的眼睛
如若春风十里不能捎来你的影
他便独自在大风里凋零
把雨蚀风侵的落寞抹去
化为残花片许
酿酒赠你

我有一个四月


我有一个四月
雨水急骤  太阳炽热
风与嫩芽一般温柔
白云蓬松绵软
一朵又一朵蘸着糖浆的梦
在灰蓝色的幕布上浮游
早春的寒与泥土一起被淹没
桃花与旧事不知所踪。

月亮

漆黑的夜空只有一滩月色
柔柔的泼洒在岑寂的街道
四月的风伏在我的背上
与我轻话岁月 漫谈年少
夜晚揉碎在斑驳的树影里
寂寞悄无声息的席卷了心脏
最柔软的地方没有河床
只有一堆遗弃的枯草
枯草是丢失的月亮
衣袂如岸  清风停泊
吹走了影影绰绰的时光
只剩一轮年老的月亮
孤独的翻滚成河流
湿了眼眶 水涨故乡

相思

我仍爱着你
以漫天云烟的寂寥
亲吻着你与晨露
雾气氤氲的吻似梦
柔软而甘甜的灵魂
你损毁了诗歌与童话
那些枯槁残败的落花
太阳孤苦伶仃的独活
土地炙热如火燎
我拾起镰刀
收割稻草与小麦的金黄
打破酒坛沉甸甸的醇香
炸裂的瓷坛与散地的碎片
如崩断不可续的琴弦
猩红的血色是你的胭脂
凝睫的晶莹是我的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