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伴酒

专嗑cp

词不达意

                   
  锲子

【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从何说起】

       昼息夜涌年复年,花晾晒成了泥土,草干枯化作尘埃,岁月悄无声息的流逝了。

       她二十三了。

       江月白忽然想起那个午后,少年对她温柔的说“别哭,你笑起来才漂亮。”

     “你骗人”她抽噎道,眼中是压抑不住的苦涩在涌动,流在两颊。

     “哎呀呀,骗你我随你姓。乖,别哭了。”他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都这么大的人了。走,我请你喝奶茶。 ”

     “我要喝焦糖布丁的。”她的眼睛由于哭过的缘故很清亮。

     “嗯,你不用说我知道。”知道她的所有喜好。

        可是,他不喜欢她。而她却被许多这样的温柔关怀与温热奶茶给收买了。

chapter one
【我一直在这里,不说一句】
      
       陆衡逸第一次见江月白是在六岁。

       她穿着蓬松粉嫩的公主裙在那里旋圈圈,把自己转晕了“咚”的一下摔倒在地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静观了全程,默默地在心里吐槽,笨蛋。

         那个女孩就那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觉得莫名烦躁。这女孩真的很烦耶。他用充满鄙夷厌恶的神色看着她,而她仍专心的哭着。
        

        女孩似乎察觉到了他嫌弃的视线,哭声停顿了,抬起头看着他。她的五官很清秀,眼睛清澈黑亮。

     “你是?”她的声音里饱含着委屈的情绪,细小微弱。

      “迪迦奥特曼。”这是他童年最喜欢的角色。他淡定吐出这五个字,俨然是装X方面的小能手。

     “可是没有一个奥特曼跟你一样,又矮又胖。”女孩的陈述让男生立马臭脸。他冷哼了一声就势离开。小小的步子迈了两步就生生的停顿了,她拉住了他的外套。
       

        他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她。

        彼时的陆恒逸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孩,长得很讨街坊四邻的欢心。看着就想捏捏他的小肉脸。

      “可是你真可爱啊”女孩的眼睛红肿着对他笑了笑。说的很真诚,让他无法再去计较。

      
           六岁的江月白学的形容词少的可怜。作业本上填空形容花草。别的小孩都是绿的草,红的花。她每一次填都是可爱的某某。家长很无奈,老师也着急。

          江月白是一个热衷于可爱的小朋友,而她长得确实对得起这个词。她长得粉雕玉琢,笑起来可爱,哭起来可怜。

        “可爱的奥特曼 你好,我是江月白。”
        

           后来她成了人尽皆知的陆恒逸专属小跟班。同时也是他的第一个绯闻对象…

            原来他的过去落不下的总是她。她的回忆里他一直都在。

   
           二十三岁的陆恒逸翻看着儿时相册,厚厚的一沓。打开,视线落在了第一张,他的手搭在她的肩,她在比耶。两个人都笑的明朗开怀。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