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伴酒

专嗑cp

词不达意

chapter  two

【我如何传达我自己,从何说起】


           天空纤瑕无尘,洁白的云与飞鸟在天空上遨游。窗帘也遮掩不了飘漾的清光。江月白从深沉睡眠中醒来。拉开窗帘,露出了晴朗的好天气。


          照常例,洗脸刷牙,化妆打扮。在她准备出门之际,接到了一通电话。


        “江月白。”她听到了由于刚醒而有些喑哑的声音。她没有回应,等待着下言。“下楼来。”她从窗户往下探望,果不其然,她看到了陆恒逸。江月白淡定的挂断了电话,背过窗户,红唇不知不觉勾起,眼眸潋滟。

        

          她乘下电梯,背过高楼,踏向他。他望着江月白,眼里是温软的笑意,数十年的光阴藏匿在他的黑瞳里发酵着。


         橘光浮在他的脸上,勾勒出青年的轮廓。她透过光看着他,默默的对视了几秒。他们并排走,走过他们熟悉的街景,走进那家老店。


         一如既往的面与笼包,粥和豆浆。


         一如既往的是江月白与陆恒逸两个人并排而立的进来,相对而坐的就餐。


          饭毕,他牵着她的手往前走,一个于他很自然平常的动作。他的手掌轻握着她的,温度在彼此的肌理间传递。她的心忽然暖了一下,又一下。


         “陆恒逸,今早的天气真好。”她抬起头看了看晴天。温暖的光洒在她扬起的脸,她笑了笑,望着他。她的笑容是草莓味的,很甜。


           “是啊。”你笑起来真像好天气。陆恒逸看着她的微笑,说出了前言,没有了后语。

   

              所有的言语,词不达意。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