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伴酒

专嗑cp

发小

对于她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会联络
和她叙旧  问她近况
曾经一晃而过
在那个天真幼稚的年纪
我与她拜过把子
每天互相串门
白天夜晚不休的疯闹
一起看电视光影的闪烁
路过她门前成趟的指甲花
牵她的手  去她的家
她并不美好  一直如此
可怜又惹人生厌
她会温柔的唤我的乳名
亲切而自然 不掺假意
她喜欢欺骗我
用认真的语气讲假话
她说什么我都信
她很爱慕虚荣有些狡猾
属蛇亦像蛇
回忆的一席之地是她的独家
后来  这些都过去
人来人往的潮流淹没了她
今晚忆起 岁月涌现
我学会了分辨是非
比如 显然她很差劲
但我没出息的想念起她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