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伴酒

专嗑cp

结尾

            
     她离婚了,秘密的结束了这段可笑而荒谬的婚姻。她的婚姻曾成为了每月的微博月经贴,很多人都在揣测与怀疑着这段郎无才女有貌的爱情,或者有人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这段不为大众看好的故事。
    她不想成为大众笑柄,她更不想糯米因为这种爆炸性新闻从而遭到异样的眼光与过度的曝光。
    她现在已经懒得去想关于爱情的一切。
    直到她拍了一部古装大女主戏。男主频繁的呼唤她“丫头”,用着亲昵的语气。她总会有一些恍惚,这个称号久违了,与那人别过就从此再未听过。她在听到“丫头”的那些刹那间别样的情绪暗涌上来,她告诉自己清醒。这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她强迫自己忘掉不该想起的人,强迫自己进入状态去演这出戏。
    她会偶尔想念起他,情不自禁,无法避免。想起那只猫与这只狐狸作伴的日子。想起那时的嬉戏打闹,欢声笑语还有他的恶作剧与小淘气。她离开了永安当去了娱乐圈,就此没有了她的菜牙护她一世周全。可是猪婆爱菜牙是永远不会变的定律,就像这只狐狸爱那只猫。
    她爱他,无需多言,情意自知。她喜欢和他一起挤沙发,和他一起喂龙猫,和他一起去遥远的埃及…和他一起相处朝夕。
    她想与他再有话语,于是想尽千方百计。一部《xx证人》的电影终于成了借口可以与他发消息。千万人谴责她什么,她不关心。对于他,她总是有莫大的勇气。
   “丫头!”男主叫着她,她楞了一下。“你怎么走神呢?”他有点疑惑的问她。她笑了笑,用着调皮的口气说“因为你太帅了”就这样打发了,打发了好心询问,打发了过往云烟。
    其实许多事情都是她一个人的小秘密。比如她喜欢戴着耳机听他唱的歌仿若他依然在身侧与她喃喃耳语,喜欢独自一人翻看曾经与他的聊天短信,喜欢搂着他被他温柔的亲吻…后来这些小习惯有的戒掉了,有的永远存留。
    谁都不知道的是,前几天她去了上海途径他的餐厅,她瞥了几眼直到风景掠过她才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开始与司机玩笑打趣。
    她与他没有后来,永无再续。新婚不合,旧爱偏宜。
    她已经可以很熟悉的去应对千呼万唤,能够熟稔的与媒体谈笑风生,可以隐藏自己的爱情一言不发。
    曾经她听过世间最美的谎话,他说他要娶她。现在回想只觉凄凉讽刺,造化弄人。那时候余生安排的满满当当,没有旁人,全是他。
     一个孩子,一群猫,一个他,一年四季,岁岁年年。
    那是她曾经关于爱情料想的最好结尾。
    可惜还是烂尾了。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