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伴酒

专嗑cp

九月一日记

最近翻找需要的书籍

找到的却是旧日里亲手堆砌的梦境

初中时写的乱七八糟的文字

矫情的我想笑 纯粹的无病呻吟

文笔稚嫩 关乎风花雪月

认真的阅读了一番

羞耻的感觉涌了上来 让人想逃离

曾经总是喜欢幻想未来

做一个又一个蘸蜜的白日梦

比如当个背包客 走走停停

用脚步去丈量土地 感受世界的温度

自在逍遥的过一生 尽少的被拘束

阅读,娱乐,看电影 终日无所事事

就这样愉悦的享受时间 浪费光阴

我很现实 只是清醒之余仍旧爱做梦

这是我无法避免的小陋习 容易让我疼痛

也是自我给予的糖块 让我甜蜜的偶尔迷失

我喜欢在草稿纸或其他的本子上记录

某一刻的脑洞与心情 或者无名的情愫

那是我再也无法复还的过往

永远不能还原的心情 在那个特定的年纪里

看了自己写的某大段文字

发现那时的水平比现在要好的多

那些孤寂的诗句在纸上默躺

以及发现了一纸对生命的告别信   

可惜我现在仍旧活着

我一直喜欢胡思乱想 自添麻烦 徒增烦恼

我经常思索关于深奥而浅薄的生命

生命的普遍规律性不过如此

上学 工作 结婚生子 教养孩子

再让孩子延续着盼望  最终苍老 死亡

一生的岁月就这样消失殆尽

平庸而无力  空洞又苍白

望眼欲穿的生活持续着直至肉体腐烂

一想到关于未来  关乎生存 关于情感

我就惶恐不安 无力感根植于我的血骨

沸腾喧闹  日夜不息

我曾频繁的讲述我想死去的心事

可是我又不可贸然死去

我已经被人驯养了 与之建立了情感联系

一种感情的牵挂 拉扯在人群之间

我是个纤细敏感 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日复一日的质疑情感  质疑生命

质疑不堪一击就颓疲的现实

质疑善变的人心与凉薄的人性

夜晚害怕鬼怪 白天惶恐人心

就这样煎熬的过了十几年 难押也要释怀

生活的本质是什么 我不清楚

待清楚的时候估计也老的糊涂 年过古稀

我接纳了孤独 接纳了无聊的人情世故

我亦尝试着容纳生命 接受自我

曾经写的自我剖析 写了又删  别扭纠结

现在依旧在孜孜不倦的写着 更新见解

我还是那个愿意以文字为马  畅游奔驰的人

笨拙的去爱人 过朴素的日子

写故事来调剂生活 弥补孤独的缺口

我没有船长 只能自己摸索着划桨

许多的事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诉说

即使讲出 旁人不解只觉烦扰聒噪

曾经被自己亲昵的人嗤之以鼻 加以讽刺

我就这样措不及防的接受了一个忽如其来的隐形耳光 

别的人讲什么我都不在乎 唯独数人例外

他们是我与外界的一张帘子 拉开就是光芒

但这张帘子是拉的严严实实 不透光的

前几天看到关于乔任梁先生的一条新闻

他在采访中说到“我并非一无所有,我还有病。”

当时看到这段文字 视线朦胧 鼻头翁动

我既遗憾他的离去 又庆幸他的解脱

往后再也不会被伤害 被辜负 被折磨

我写了这些烦琐的文字,一下子倾泻而出的心绪

或许以后还会有所增添   或许以后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